《10½章世界史》用小说来涮历史


本站链接:《10½章世界史》

鲜活的现实一旦盖上历史的尘土,再回首时可能就只是一个矮坡,后人误以为地下一片死寂,于是按照其轮廓随意命名,甚至改建为理想中的样子。巴恩斯在《偷渡客》中戳破了大洪水的历史假象,指出诺亚不过是个粗暴的酒鬼。历史就这样被不断改写,真相消失在迷雾之中,而巴恩斯作为牛虻执着地刺痛我们已然麻木的历史神经。  

历史在记录时不可避免地会遗漏一些细节或者虚构某些情节,

从而简化事件和人物,最终可能会误导后人对某一段历史的评价。

巴恩斯意识到这一点,“我们编造出故事来掩盖我们不知道或者不能接受的事实;

我们保留一些事情真相,围绕这些事实编织新的故事。

我们的恐慌和痛苦只有靠安慰性的编造功夫缓解;我们称之为历史”,这一点在故事中不断地重现。


《偷渡客》以木蠹的口吻来回忆诺亚方舟那段历史,大洪水中保留世间万物的诺亚在它眼里就是个粗暴的酒鬼;

《不速之客》涉及1985年“阿基列 劳罗”游轮被恐怖分子劫持事件,借恐怖分子之口批评某些历史被掩埋;

《宗教战争》则以法庭诉状信件回忆1520年路德被教皇开除教籍事件,讽刺的是最后的法律判决书竟然被白蚁所啃噬;

《幸存者》将1986年切诺贝利核电站泄漏和1492年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两个事件联系起来,各自都陷入了所谓的幻觉当中;

《海难》前半介绍1816年梅杜萨战舰沉没的历史事件,后半讲解几年后的《梅杜萨之筏》画作如何一点点去掉历史的细节;

《山岳》,《三个简单的故事》,《逆流而上》,《阿勒计划》和《梦》则相对虚构,但也一直呼应着“虚构的历史”这一主题。


木蠹讽刺但也悲怜地说:“你们这一族也不太会说真话。你们老是健忘,或者假装健忘。法拉第和他的方舟失踪了,又谁提起过?

我知道这样视而不见可能有它好的一面:不去理会坏事可以活得更轻松些。

可是,不理会坏事,到头来你们就以为坏事从来就没发生过。

一有坏事出现,你们就大吃一惊。枪炮杀人,金钱腐蚀,冬天下雪,你们都大惊小怪。

唉,这样天真幼稚会很讨人喜欢,但也会有灭顶之灾。”在一点上,巴恩斯这个木蠹就是苏格拉底——雅典人的牛虻。


PS:就文笔而言,《宗教战争》最有趣味也最反讽;就主题而言,《海难》最直接表明巴恩斯的观点。


----来自亚马逊读者:daizhou007 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